游客发表

括:颠来倒去。过去我颠倒别人, 我当时几乎难以置信

发帖时间:2019-09-23 13:07

  我当时几乎难以置信。在大饥饿年代,括颠来倒去他的身体本来就弱不禁风,括颠来倒去怎么能有这种行为 呢?当时,因为我和他俩不在一个小队,彼此之间十分陌生,不太好开口询问这一问题。但 是他们俩对于这一问题并不回避,李汰伦喜欢拉小提琴,而那位自白者,来自于文工团,他 们之间有着共同的爱好,因而说起这些话来,彼此没有间隔(李汰伦平反后,与我同住在团 结湖小区,当我们共同回忆往事时,他提醒我除了肚子的饥饿之外,在当时的男儿国中,普 遍存在着生理本能的饥渴)。那个文工团员对李汰伦的直白,其实不仅仅是他一个人的心理 状态,只不过他把深藏在这个知识群体中的另一种焦渴,给公开化罢了。当时,还流传出一 些同性恋的奇闻,一个来自石油学院的何某某,与来自清华大学的刘某某,为了另一个高某 某,在茶淀农场时,曾动过铁锹云云。

由于这儿聚集了来自全场各个角落的劳改成员,过去我颠倒消息比在西荒地多多了。不久,过去我颠倒东区与 女队有接触的一个同类,给我送来一个信息——张沪离开了反省号。她之所以被勒令反省, 因为回北京探亲时,给一个同类私带出去过一封什么信件。她是出于共患难的友情,并不知 道信的内容。此为她进反省号的原因之一;其二,在反省号内,她每天画小儿子的肖像,被 认为态度不好,抗拒“文革”,抵制改造。所以那次我去看望她时被拒,夜宿停尸房是情理 之中的事情。由于这块地方水上风光不错,别人,后来林彪出逃之后,别人,涉及到海、陆、空军军种的几十号人 ——其中包括被林立果选中的妃子美女张宁,都被弄到团河来接受过审查。那时候他们住在 桃园旁边的鸡舍,劳动基地却是在桃园。总场技术员云照洋告诉我,张宁当时特别爱默默流 泪。云曾询问她为什么,张宁说她想南京,想念她的妈妈——有这么多历史风云的过客,在 我劳动过的桃园留下感伤和悲哀,以及苦涩的历史背影,这是我所始料不及的。

  括:颠来倒去。过去我颠倒别人,

由于这一发现,括颠来倒去刺激了囚号们的联想,括颠来倒去有人拿铁锨到界邻的白薯地里试了几下,居然挖 出一块漏挖的碗口大小的白薯。于是,人们疯了般地涌向了白薯地。这块地不同于胡萝卜 地,漏挖的胡萝卜,能隐隐约约看见头上枯萎的黄叶;漏挖的白薯都藏在地下,尽管连挖带 刨仍难见收获。在这一点上我非常钦佩刘队长的机智,他派人去喊猪棺,叫他们赶着猪来白 薯地当雷达探测仪,凡是猪用鼻子往下拱的地方,里边一定有白薯。遇到这一情况,囚号们 把猪一脚踢开,顺势来往下挖,就可以挖到白薯(在中篇小说《风泪眼》中,对这一绝妙的 细节,我进行了移花接木)。有的不甘心这种命运的人,过去我颠倒开始挣脱铁丝网。给我留下深刻印象的是张志华。他原是北 京大学新闻系的高才生,过去我颠倒福建南安人氏,此人极其聪明,还常常制几句诗以露文采。有一天 清晨,他一人推着一辆小车(上边装有铁锨、扁担和抬筐),提前往场工地运送工具。待等 大队人马抵达工地后,只见工具车放在那儿,人不知到哪儿去了。我们都以为他躲在土坡后 或什么避风的地方拉屎,因而并没在意;时至中午收工集合时,才发现张志华逃跑溜号了。 这无异于另一颗信号弹,他给在幻灭中彷徨的“同类”心中塞进了一团疑云:既然是前途充 满了希望,为什么他还逃跑?别人,有的故作虔诚。

  括:颠来倒去。过去我颠倒别人,

括颠来倒去有的真在悔罪。有个亡命之徒迅速打开车窗看了一眼,过去我颠倒说这列火车是开往张家口方向去的,过去我颠倒去张家口又 必经康庄,我们要去高山大峒开铁矿是定而无疑的。果然,不一会儿站台上架设的机关枪搬 走了,旅客开始涌上站台,也登上了我们这列火车,同时女广播员的婉转歌喉鸣响在车厢: “各位旅客请注意,这次列车有几节车厢是专列。上边的成员是被押送去劳改的专政对象, 对此乘客们要提高警惕,防止阶级敌人捣乱破坏!”

  括:颠来倒去。过去我颠倒别人,

有回北京的时机了,别人,我等着你。在山西如能见到马烽、西戌、孙谦、胡正等,请替 我问候!

有人唱歌。有人写诗。简陋的监舍里,括颠来倒去偶尔还能听到二胡琴声,括颠来倒去有京剧爱好者,还常常 来上一两段清唱。大家归心似箭,在工地上干活的时候话题几乎都是一个:我还能不能重新 从事过去的工作。回盼那些时日中的种种表现,既感到中国知识分子的可爱,更感到中国知 识分子的可悲。说其可爱,是他们中的多数不计恩怨得失,尽管他们莫名其妙地受到了几年 的惩处,但是仍揣着一颗赤诚报国之心。说其可悲,也正是由于这种屈原精神,限制了他们 对社会的透视和洞穿的能力,他们往往不去思考功与罪的界限,而沉溺于个人前程的幻灭感 之中。因而一颗小小的星火,哪怕是旋即熄灭的萤光,也会在他们心头掀起波浪——我也不 能摆脱知识分子心灵上可悲的积淀,认为解禁的日子确已到来。我说:过去我颠倒“我自己的坟头都哭不过来,我们的家属怕是没有例外。”

我说:别人,“有,但是封存在场部的仓库里,我无心去拿出它来。”我说:括颠来倒去“在茶淀有带着儿子,女儿进来的——他是北大的助教。”

我说“开矿的活儿虽然很累,过去我颠倒但是我挺开心。手黑不怕,就怕心黑。”我说不必了,别人,我可以赶回我们分场去。

相关内容

随机365bet信誉怎么样_365bet官网娱乐_银行不能转账365bet

热门排行

友情链接